?

Log in

No account? Create an account
听完了当爷ADAM LAMBERT的三张专辑,理出的感受是,第1张走魅惑华丽风,为了表现当爷风格的多样性,歌曲之间的差异大,但VOCAL表现因为过于跳跃而缺少辨识度,唱腔让人没留下印象。2张专辑的VOCAL表现有了质的飞跃,而且制定的流行摇滚力量派路线与ADAM的声线很搭配,但缺点是旋律过于POP过于快餐,听个短暂的HIGH感后回味性不足,声音虽发挥到了但作品本身的质量不能让人满足。
最新一张专辑,更舞曲化也更私人化了一些,当爷的VOCAL表现值得表扬,第一耳的感觉没有他之前那种火力全开的爽快,但适当做减法却使得他的歌曲更有回味更耐听,也是这张专辑让我喜欢上了当爷,之前虽然知道他嗓子好,唱功好,舞台表现也好但总是没有到吸引我的程度,原因就是我想要听到能让人回味的中低音,当爷的中低音在这里表现更加圆润细腻有辨识度是一大惊喜,THERE I SAID IT非常真诚动人的慢歌,是他的慢歌里最打动我的一首,ORIGINALHIGH高质量的舞曲,节奏旋律都达到了布兰妮蛇蝎美人那种水准,一下子就从一堆俗烂的POP歌曲里跳脱出来进入我的收藏夹,GHOSTTOWN创意氛围小众感我要给赞,还有词曲俱佳的老本行摇滚歌曲LUCY,有QUEEN的梅爷助阵歌曲有了现代与怀旧共存的融合感,虽然专辑并不是所有曲都具有同样水准,但出挑的这几首歌真可谓是ADAM现今的代表曲目了。当然还有我私人喜欢的HEAVY FIRE,虽然不像提到的4首那么完整,但副歌却特别吸引我特别对我口味。

勒夫同人 (Loew/Cate Blanchett)

这是世界杯时候写的了,在这里再发一次吧, 我难得小清新了一次,纪念一下。现在我只想写HIDDLESWORTH SMUT!!!!


THEY MEET  (J.LOEW/C.BLANCHETT)


“坐在后面,是可以享受随心所欲的观察别人的乐趣吗?”

JOGI望向远处的目光被这不大的女声引回了她的所在地,确切的说,是她的背影。仿佛说话者不是她一样,女人没有回头,还是低着脑袋,她马尾辫扎得很高,后颈处几缕金色的发丝在空气中飘浮。

她说的是英语,明显带着澳大利亚的口音,在做球队备战工作的时候,他就认真研究过澳大利亚的相关资料,她语速不快,和他同那支球队的人员谈话时的感觉很类似。当然,这是他早就清楚的事情,他看过她的一些访谈视屏,银幕下的她,举止优雅,她的语气也是他所听过的那样,随意亲切,能很快拉近陌生人之间的距离。

他没有说话,时间过去了几秒,气氛显得静悄悄的,可再这么发展下去,就必然是一片尴尬了。

“这里没有什么小报记者,一路上你不会没有注意到这个吧。”

四周确实没有什么人,只有几个孩子在右边的不远处玩游戏,时不时发出清脆的笑声。这是在一个小公园里,一个不起眼的露天篮球场上,他和她在观众区的木椅上休息,他们的旁边是一棵可以遮阳的大树,伸出来的枝叶盖在他们的头顶上,投下来的阴影正好围成了一个椭圆形的暗色空间,把他们和亮白的外界分隔开来。今天不是大晴天,没有零星点点的光斑洒在身上,与周围的界限也不会是明显的黑白分明,但这更容易使人放松。

如果要选择一个能沉下心来聊聊天的地方,这肯定也是他的心中所选。

他还是直直的看着女人的背影,她的肩膀似乎有点儿颤抖,他本能的感到她此时肯定在笑。

他不能再这么不尴不尬的干坐着了,这么想着,JOGI站起身,顺手拎起自己的背包,他向前走了几排,然后朝里面移了几步,他见她没有什么表示,就干脆朝她正旁边的空座上坐了下去,把包落到另一旁。

“请问是什么时候注意到我跟着你走过来的?一路上我从没见你回过头。”他看着她线条坚细的侧脸,英语明显显得生硬。

“完全是职业敏感。”她依旧只是看着前方,语气也是不咸不淡,“那些小记者从来都是无孔不入,这你不也很清楚吗?”

她的话语让JOGI觉得任何的拐弯抹角都是不容接受的,这倒也让他颇感兴味“好吧,那你是什么时候认出我不是记者的呢?”他接着问。

“先前在书店的时候,你不是一直在翻看我做封面的那本杂志吗?你那时还戴着墨镜。”说到这里,她有点想笑,她一手托住腮边,然后接着说,“其实主要还是我觉得好奇,但我只觉得你很眼熟,一时还记不起来。然后….”

“我能想象书店里的杂志,大街上的海报完全能起到提示作用,对不对?”

“嗯。。。”她拉长了音调,“这的确不难。”

“那么。。。。”JOGI想了想,“一路上你对路况也似乎很熟悉,你来过这里几次了?

“你与新队员相处也是这样吗?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你没发现一直是你在提问我在回答吗,这很容易让我想象你是个喜欢掌握情势的人。”

JOGI还没想好该说什么,而这时她终于转过了身,她直直的看着他,他们四目交接,头一次,他近距离的看到了这只在银幕上看过的脸,没有妆容的痕迹,五官依然是优美中透着些英气,她的眼眸是冰蓝色的,它收敛起了海洋莫测的神秘,只留有最原本的稳静。这一刻,他感到自己有很多话想说,却一下子都觉得没有必要去说,那是因为,那些话都是他曾幻想为某些正式场合准备的,不是现在。她没有穿着ARMANI,他也没有一身的西装革履,鼻子里闻到的只是清爽的草木气息,随性的浪花就是这么汇聚而成的。


然后她慷慨的朝他伸出右手,大方的介绍自己,“你好,我是CATE。”

他顿了顿,但很快就跟握住了她的手,“我是JOACHIM LOEW,很高兴见到你。”

“像这样见面,还真是件难以置信的事。”

“完全是好奇的本能在起作用。”JOGI摊开手说,他的跟踪行为连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,所以只好这么解释,“我原本想在书店里跟你打个招呼,可你走得太快,而且对这里的路似乎很熟悉,我就好奇的一路跟过来了,你看,我方才也没想到该对你说些什么。

“所以你只是想确认一下我是不是封面上的那个女人。”

“你也可以顺便确认一下我是不是那个封面上的男人。”

“好吧,好吧,我们先换个话题。”CATE与JOGI都笑了出来,“你不是说过想陪我共进晚餐吗?如果不是杂志在胡诌,想聊点儿什么呢?”她问。

“噢,这本杂志上有写这个吗?”JOGI指了指放在CATE旁边的一本介绍德国足球队的杂志,CATE见他有兴趣看看内容,就把杂志递给了他。

实际上,除了一些访谈,杂志上还有他的执教生涯介绍,它是以图片年鉴的方式刊出的,从04年进入国家教练团队工作以来,每一年都有相关的代表图片记录下当年的事情,6年了,这正是一个阶段的写照,它唤起了他的一些记忆,大多数都是些好的部分,JOGI也很清楚,如果这次自己是处在里皮的境地,那么这些记忆就会被当作垃圾一样蹂躏,这样的工作方式,毫无妥协折衷的可能,快乐就要快乐到骨子里,痛苦也会痛苦到无以复加。可这就是他选择的生活,无法被人高呼成英雄就被人唾骂为废物,他其实有点儿享受这种极端。

“资料非常详细,2分钟就可以大概了解一个人了。”JOGI一边翻看着一边对CATE说。CATE凑在他的旁边,她没说什么,只是静静的与他一起分享那些记忆。平时她也偶尔会翻看有关自己的报道,她觉得JOGI也在体味着那些她熟悉的感觉。

每当看到自己照片背景上那些为比赛手舞足蹈的身影,JOGI既会觉得兴奋,也会感到一阵空虚,球迷的欢呼,媒体的肯定,都是些转瞬即逝的东西,如果足球所建立的,只是一个荣誉的王国,那么无论他努力多久,付出多少,获得多大的成功,都无法永远成为这个王国的主宰。

而正因如此,他才会把家庭,朋友,自由这些足球以外的事情看得同样重要,这些东西,都是他的后路,他的筛子,失败后的失意可以被它们层层渗透,直到被滤干,还给他新的气力,可这一过程也需要时间,而现在他最缺少的,正好就是时间,此时的整个德国都在等待他的答复。

“你喜欢做演员吗?”

下意识的,JOGI低声问道,几乎是在自言自语。

“我很喜欢。”CATE完全是脱口而出。见他没有接话,她就再补充了一句,“至少到目前为止我很喜欢。”

JOGI合上杂志,若有所思的说,“我觉得,做演员的好处就在于,每一个角色都是不一样的。不需要在同一件事情上耗费你的精力,那么你就总有新鲜感,能体验不同人的心境。

“那得看你选择做什么样的演员了。”CATE向他解释,“在HOLLYWOOD,类型演员就有很多,如果你能在某一块受到欢迎,就能演很多类似的片子,片酬也会很可观。相比起别的商业电影,舞台剧才有更多的自由,在小剧院里,你总可以演出各种各样新鲜的原创剧目,表演方式也是多种多样,我一直希望能有机会多演出一些舞台剧。”

JOGI以理解的目光看着她,“在剧院里,更多的是与观众的直观交流,他们的所感所想你全都能看到。”

CATE点点头,“的确如此,每当在舞台上表演,感受到台下观众的热忱,你就能体会那里就象是你的另一个家,没有什么需要去隐藏和忌讳,你的一言一行他们都看得一清二楚。这时你就可以忘记一切,专心的投入到你的工作中去。”

“这听起来很象是年轻人的理想。”JOGI颇有感触的说,“做一份完全实现自我的工作,其实我们都是这样,虽然想法越来越现实,倒是有大把的人监督着不得不朝着理想的方向去做。”


“巧的是我们都是从一开始就在做着理想的事。”说到这里,CATE仿佛想起了什么,然后她弯下身,从包里抽出了一份剧本稿,“看看,这就是我最近排练的舞台剧剧本,是我丈夫写的。”

他一边在翻看那些对白,CATE一边不紧不慢的向他解说,“我演的角色是一个地下教派的女教徒,由于家人也是这个教派的狂热信徒,她从小就活在这样纯粹的信仰之中,后来还成了最年轻的女教士,但某一天,她的父母突然离奇的失踪,为了找到他们的下落,她想尽一切办法去调查此事,而结果则令她大为震惊,原来元凶正是它所信仰的教派的领导者,而这里头还蕴酿着各种各样可怕的阴谋。”

JOGI摇着手指,“所以她就把对过去的种种欺骗化成了仇恨,然后走上了……”

“不是的。”CATE笑着打断了他,“那样的剧本就是动作片的套路了。”

JOGI不置可否的耸耸肩。

“当然她最终解决了所有的问题,而不同的是,她没有简单的变成路人,与过去一刀两断,而是成为了新的首领,把自己的一切与从前的信仰牢牢的栓在一起。”

“一个虔诚到固执的角色。”

CATE摇摇头,“事实上,她根本没得选择,她的选择只有理解并享受她的选择。”

JOGI顿了顿,“这听上去很悲观。”

“我对这个角色感兴趣的地方恰好就在这种悲观上。”说到这里,CATE的眼里似乎增添了一抹神采,“过去,教义的框子太大,太笼统,她一直在默默的接受,完全没有自我意识,所以当从前的信仰受到冲击,她感到精神世界瞬间崩溃的极端痛苦。直到过了很长一段时间,她才意识到这其实是一种解放,让她拥有了局外人的视野,让她看到自己如今所在的高度,她发现其实只需要换个立场,换个方向,根本用不着全盘推翻自己,她已经经历了那么多,走了那么远,如果原先建立的小世界真的全部灰飞烟灭,那才是她最大的悲哀。所以,最后她完成的一切都来自于她真正的自信,她非常享受。”

“这完全是一种自然的使命感在作用。”不知怎么的,说完这话,JOGI突然想静下来去抽根烟。

“你说得对,关键就是,在她看来,有些事情非她不可。”

JOGI把双手围在并在一起的膝盖上,他看着CATE仰着头,一脸陷入所钟爱的话题的认真样子。他突然觉得这才是真正接近了她,也接近了自己,能象这样交谈其实是再好不过的了,虽然他们俩都是名人,但却是在两个截然不同的领域,以毫无世俗交集的简单心态来看待对方,他能理解她,这样的感觉毫无负担。

然后他们聊了些轻松的话题,比如CATE揶揄他怎么没有系上他的围巾,还说照片上的他老是同一种发型。说着说着,有2个小孩子朝他们走了过来,差点把他们吓了一跳。他们汗津津的背心贴在身上,手上也是脏兮兮的,高一些的那个抱着篮球,另外一个则是一头短短的金发,走过来的时候发色在树荫下变深了一些,他的头低着,看起来还有点怯生生,他想开口却始终说不出话。旁边那个见状,拍了拍他的脑袋,提醒他说,“胆小鬼,刚才不是你说了要签名吗,现在怎么不说话了?”

CATE与JOGI相视,然后会心一笑,“你们打算要谁的签名?”他们异口同声的问。

男孩先朝JOGI看了一眼,看起来是在确定他是不是那个老是一脸严肃的家伙。然后他把目光集中到CATE的身上,对CATE的衣服仔细的打量了一番,“你真是指环王里的那个精灵女王吗?”

“噢,没错,就是那个穿长裙的女王。”CATE朝自己的身上看看,捻了捻衣服,“只不过天气太热,她今天换了一件短袖的白衬衣。”

“那么。”金发男孩朝自己的口袋里到处摸寻,“我想….我想让你们两人都签在……”摸了半天,他终于摸出一支笔,但似乎签名的纸找不到了。

“签在篮球上怎么样?”看出他的不知所措,高个男孩晃了晃他手里的球。

“不错的主意。“JOGI伸手示意他把球和笔递过来。“真是一个新的创意。”JOGI情不自禁的边写边说,“一个足球教练在篮球上留名。”

“那么我就签在这里吧。”CATE则从JOGI手旁拿起那本先前买的杂志,把自己的名字签在了内页里,就在JOGI与德国队队员合影的旁边。

孩子们一直都很开心的望着他们,其实在这样的年纪,得到这样的小纪念物就能让他们满意了,随后两个小家伙就乐呵呵的拿着那两件东西,与来的时候一样,安安静静的离开了,这是一段小小的插曲,以后当他们玩起篮球,翻起杂志,只需要感受到,看得到最纯粹的快乐就行了,他们就该这样。

CATE一直看着他们的背影渐渐远去,“你知道,”她不知不觉的说着,“我的孩子们也与他们年纪差不多,他们也老喜欢踢球,跑来跑去,总是不知疲倦。”

“他们看你的电影,肯定觉得他们有个很酷的妈妈。”

“那些小家伙们对我演戏可没有什么新鲜感了。”CATE故作无奈的摇摇头,“他们来片场看我时,就只对那些道具啊,行头啊什么的感兴趣。”

“那你演伊丽莎白女王时的样子肯定让他们有兴趣。”

“我们在家经常玩女王与骑士的游戏,每当他们做好了什么事情,我就会装出女王的腔调说,先生们,你们的努力将会获得女王亲自颁发的勋章。”

“多幸运的小家伙。”

“不过每次玩这种游戏我都得准备些小奖品,而且每次都要不同与上次,其实这很头痛。”

说到这里,CATE有意的眨了眨眼睛,“我回国以后他们肯定会找我要礼物,那么,现在就请你帮我个忙吧。他们都是你的小球迷,我也是和他们一起在看世界杯。所以….”

当CATE从包里拿出手机时,JOGI故意指着它开玩笑说,“作为球迷的妈妈,这可真是近水楼台了。

CATE倒是煞有介事的调弄着手机设置,“我就想拍几张照片,孩子们一定会很惊喜,其实你看,我也被他们培养成球迷了,不排戏的时候我也很喜欢看足球。”

她把摄象头对准JOGI,JOGI都不知道该做什么了,只好看着她,尽量不让自己窘笑出来。但他知道自己的表情肯定还是很笨拙。

CATE一边按下拍摄键一边情不自禁的说,“其实说真的,我还想与你合影一张,但考虑到有一次我的手机被盗我就不想这么做了。”

听到这话,JOGI故作遗憾的说,“那就只能靠照片合成了。”

“我回去后可以试试。”说着,她低下头看看手表,能聊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,她也不再多说什么,只是和他并肩坐着,再享受一刻这样的静谧。

当然,最后他们还是合影了一张,同样的,还是为了满足一下好奇心,他们的相遇始于好奇心,结束也不应该改变这种心态,否则就变成生命中的一种不必要的负担了,那张照片其实是很漂亮的,他和她都很清楚,在那一刻,也许很快他们就会忘记了,但那一刻毕竟存在过。他和她,一个要去给好友的儿子庆祝生日,一个得回到旅店,准备出席晚上的时装发布会以及参与某杂志的照片拍摄。在杜塞尔多夫,他和她都只是过客,他还有决定等待做出,她也还有任务等待完成,他和她,都需要按下一个DELETE键。

一个小时以后。

JOGI瘫软在最后一排的座位上,感冒的后遗症就是这样,没怎么活动也容易疲倦。他的后脑抵在软软的靠背上,还好,今天不必再强迫扭过头去与队员们谈话了,他的脖子可以放松一下。在他的前面,只有零星的几个后脑勺露出椅背,整个车子里都很安静,他吐了口气,一些失落感泛了上来,因为他知道,很快自己就得暂时告别这种惬意了。

他取下墨镜,窗外的天空中看不到刺眼的阳光,连绵不断的云层很是显眼,均匀的,不规则的,厚重的,稀薄的,都在一大片蔚蓝与沿路房顶的杂色班驳之间流动,随着车子的行驶徐徐向前。

还有大概15分钟,他就会下车,然后去他的好友DUFF家里,DUFF是他的大学同学,他和他的妻子在杜塞尔多夫的皇后大道上开了一家饰品店,生活也过得还不错,他们的儿子刚刚小学毕业,今天是他的生日。DUFF是个平和善良的人,他们也一直都保持联系,他很重视这种简单的情谊,所以即使是早上来出席某个足球官方活动,他也会挤出时间来见见他们。

JOGI拿起一本励志书,这是他先前为那个男孩所买的生日礼物,在第一页的空白处,他在上面留下了签名。

这是CATE对他说的事情,他不会忘记,当然,还有之后的那一个愉快的告别拥抱。

也许,到了晚上,他会在DUFF的家里,假装随意的按着遥控器,试图在电视的某个频道里看到服装发布会的直播。

也许,在未来的某个日子,他还会在场边紧张的踱着步子,然后在振聋发聩的观众席上,看到她为球场上的风云变化而转换着兴奋的笑容或者焦急的眉头,也许,在某个另外的日子里,她也会在某家德国剧院的灯光下,看到台下那一片黑压压的人群中,他正投入的欣赏作为主角的她所营造的另一个世界。

而他与她,都不会为此感到吃惊,因为他们知道,他们值得对方的前往,同时,他们也要让对方看到,每一次,他们都能吸引到彼此的下一次目光,充满对下一次的期待,那更像是属于他们的使命,一旦向上便不会再往下看,他们会在各自的山中,一直这样,互看相行。

想到这里,JOGI觉得,自己的生活无形中增添了更多的意义。



今天把复仇者看了

看完了!
感想呢,其实没什么,老实说是有点低于期望值的。
这片子的情节对话都还不错,英雄的碰撞也蛮有看点,但是我最关心的LOKI,哎,你是来搞笑的还是搞侵略的?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,尤其后半部分,智商指数直线下降啊!您是学你的笨哥哥头脑发热吗?还是您本质上不了解斗争的艰辛只想碰碰运气呢?或者,您干脆是小孩子,只想斗斗气,撒撒娇而已?算了,我已经无语啦。
全说回电影呢,还是期待黑暗骑士崛起吧,虽然崛起的预告也不是多么的惊艳,但只要是NOLAN,信心指数就绝不会降低,我期待今年最佳的影院体验就在IMAX版崛起,弥补当年错失盗梦空间的遗憾(想当年,阿凡达的白开水体验让人丧失了去影院的兴趣,间接导致悲剧,这次一定不会。)
复仇者的票房已经爆棚了,我必须说,如果它能拿到年冠我会高兴,而崛起是它的最大对手,超越复仇者的北美票房可能性依然有80%,为什么?黑暗骑士已经有了5.3亿,我甚至认为崛起低于6亿就有点失败了,因为这是史诗的终结,它需要井喷。

闲聊

进了一个FANDOM以后,CP也变得多起来,比如从前的越狱同人,本来是冲着LINC/MICHAEL去的,结果HET配对也挡不住了,VERONICA,PAM与MICHAEL都OK,而SARA,除了和MICHAEL是我不感冒的,和KELLERMAN,LINCOLN都是相当的有CHEMISTRY啦,甚至FEMSLASH也是寻文的乐趣
到了THOR这里,事情也有了那个趋势,THOR/LOKI官配是自然,也想看看LOKI的HET配对,当然,我对那个花痴女DARCI是完全不感冒的。LOKI与SIF有那么点意思,当然最想看的还是LOKI与黑寡妇NATASHA了(太少太少,精品也难求,所以只能自己动手,谁叫我这么喜欢LOKI呢?)其实复仇者里面真是各种CP,完全就是一腐片啦,美国队长与钢铁侠,这个CP是最多的,也许是还没看电影吧,我暂时还萌不上,不过上次看的那篇STEVE/TONY/THOR就真是让人燃了,对对对,都顾着LOKI,THOR也有自己的魅力啊,非常好。
什么时候去看复仇者呢?周日或者周一吧,其实我不那么在意早看晚看的,主要是挑个喜欢的时候去看,BY THE WAY,票房之争,复仇者可是占了上风啦,我非常开心,这群演员可都红了,TOM这个脚步也是越站越稳了,相信很多英国演员都会嫉妒你了吧,不过你值得,你TMD就是优秀到让人说不出话,你生来就是被人仰视的,不管你是多么亲切可爱。又是HC了。
继续说说,这同人CP配对,我发现不论是BL方向,还是GL方向,我个人都是比较偏好趋近传统的男女配,比如BL,女王受与帝王攻或忠犬攻,比如THOR/LOKI, GL,美女与TOMBOY,SHANE/PAIGE,都是那种有强弱差异的配对,BL中的那种双MAN形象,与GL中的双女形象,一般让我觉得HOT就是在PORN的时候,真正谈感情,好像还是差了点什么。。。
坐等创纪录,坐等给黑暗骑士崛起创造无限压力,有压力才有动力,两者都要成为票房炸弹,这才是正事!!!

这几天还是在看同人,构思同人,越是多想就越混乱。好吧,看多了也把视野放开了,这不,最近萌上了新的同人配对。LOKI与黑寡妇,还有THOR与美国队长,钢铁侠。

前者是我看TOM与SCARLETTE的视频图片想到的,俊男美女配,这是其一,另外,这两个角色的特殊性让我构思了一个非常值得期待的组合,女攻男受,FUCK, IT'S KILLING ME. 都知道,我写文不喜欢走传统路线,一定要够新的角度才写得有趣,这两个人的火花,那是大大的有,黑寡妇 FUCK LOKI, 这样女攻男的题材我早就想写了,一直找不到合适的角色实现这种模式,现今,机会就在眼前,我怎么会放过,等着吧,DOM!NATASHA和SUB!LOKI,不仅仅是SEX上的随便玩玩,要写得合理,今天一天我都在想剧情,会是一个AU,我真的只有这个方式来实现了,CANON向我的知识不够用啊,我保证,两人都会ENJOY,读者也会无负担的ENJOY.,我深信没有真正雷人的题材,只看你有没本事写好了。

后者则是我喜欢的同人作者的影响。复仇者联盟,老娘真是彻底腐了你们。连TMD壮受老娘都萌上了,真是。。。要知道几天以前我还大雷美攻强受。现在分析分析,就是CHRIS HEMSWORTH太太太太太性感了,年轻的身体就是本钱,年轻就没有什么不可以,本来我是绝对萌CHRIS的ALPHA MALE形象,和女王系的TOM好好火花一场。但是,反叛不定的思想一直在质疑我,难道THOR就不能以BOTTOM的形象让你燃吗?吼吼,结果是可以的,没错,我从来没有底线。美国队长与钢铁侠联合搞定我们的男人THOR也真是鼻血狂飙,男人的方式多种多样,老子愿意做BOTTOM,喜欢被人操又怎么了,THOR也可以大方点,洒脱点,享受被人上的滋味。而且放心,你的形象只会让我觉得你更加MAN得性感。等啊,这样的配对多一点吧,只要不是LOKI,我乐得看THOR的ASS被人多上几次。

关于 翻译腔

这是我在随缘居看文的一大反感点---生硬的翻译腔。

说实话,看文越来越多就越来越忍受不了生硬别扭的翻译腔,首先我声明,自己绝对不是反对欧美风格,都知道欧美风格的文体从来都是我的最爱,我喜欢流畅而优美的欧美文风,不少的国内作者也在这方面把握得很好。但是,过份的翻译风格就实在是让人心生反感了。
比如一篇译文,过份的翻译腔暴露出的最大问题是,彻底丧失原文的美感。
中文和英文毕竟不同,过份的直译不加修饰只会造成一种语言上的隔阂,我觉得在接受这两种语境时都会有两种不同的习惯性,如果硬要把英文原封不动的搬到中文中来,那是一种文化上的折磨,所以对于那种翻译感过重的文章,我宁可花时间耗精力的啃读原文,也不愿一直这么别扭无感的读中文。尤其是一篇很有感情的英文故事,翻译得太直板就像在喝一杯寡淡的白开水,不仅看不出任何特别之处,反而越看越烦,越看越气,我只看得到翻译这门技术活的匠气,没有一点点体会文章情感的灵气,真是恼火。
随缘居的很多译文都有这个毛病(当然也有一些好的译文,我自己在翻译的时候是经常提醒要少犯这个错误),所以大部分情况下,我都是看看标题然后搜原文来看,我私心的想,那些真正我最爱的英文好文,还是自己用心来翻译吧,我甚至都没那么热衷去论坛发表,放在自己的BLOG上看看就OK,看得着的就看,看不着的我也毫不惋惜,这种乐趣看上去也越来越私人了。
而且随缘居BL我有几点特别不感冒,得,明天我再来吐槽,现在要走了。

随便说说

实在是很期待《复仇者联盟》的上映,真的,就是这么两个多月来的事情,要知道原本我是一心期待着《黑暗骑士崛起》。

现在的问题是,谁会拿到今年的年冠呢?全球票房还说不准,但北美那边,看来真会有好戏可看,虽然黑骑在我的预测中是当仁不让的头号种子,夺标指数几乎是99.99%,  而在前一阵子我对此没有任何疑问并悉心等待这个结果,但是,现在的情况发生了大大的变化,哎,就是希望复仇者能爆发一次,彻底把这个悬念做得沸沸扬扬。

两部片子,一部里面有我最热爱的演员,一部是我最崇拜的导演的心血之作,妈的,这就叫手心手背都是肉,谁输我都不开心,谁赢我也不能那么兴奋。

理性上,我当然是希望NOLAN的黑骑进入殿堂级别的完美,因为我一直知道他就是有这个潜力,NOLAN是个彻彻底底的大人才,他什么都知道,也什么都会去学习,没有哪名导演像他这样以一名普通观众的心理去追寻完美,因此也没有第2名导演在美学的追求上是如此深得我心. 除了在欲望迷乱这一块,我更喜欢大卫芬奇式的狂热与反叛,也间接的说明了我TMD就是无可救药的肤浅,但到了NOLAN这里,他真的可以像禅宗大师一样定下心来,把那些感官的东西(大部分是性)放一放,而把精力都凝聚在头脑里,在灵魂里,在内心深处,这也许就是他男性式的艺术野心与追求,于是我只好尊敬他,佩服他,仰慕他,因为他是那么一个决定要干到极致的家伙,这种虔诚的追求不管是以哪一种形式出现,是不是完全符合我的口味,都已经不重要了,他是我的偶像,虽然我知道他不完美,但他从没放弃对完美的追求,于是这是一个异常完美的对象,无限接近精神上对于完美追求的我的期望。

而感性上,于是这次真是见鬼了。复仇者里有我最爱的TOM,天知道我多么迷他,这是一种狂热的激情,虽然他也几乎是完美得让你仰视,但对他,我更多的是身体上,精神上的双重憧憬,就比如,我希望这么一个人,这个人能得到世间最完美的东西,金钱,名誉,情爱,看我又俗了,但我就是眼巴巴的俗着,就想看到这么个人得到一切你们都得不到的东西。他不是像NOLAN那种一心只有对精神追求的崇高者,甚至我希望他俗一点,野心大一点,更加疯狂一点,更多的表现自我,让世人看到他是怎么样的完美。情感就是这么冲动而肤浅的东西,情感上我就是希望TOM这次能红翻,红遍全球,把NOLAN拉下马来我也觉得快活,他是一个新人,至少在HOLLYWOOD他才刚刚上路,他需要得到认可,无论是自我的,还是片商的,导演的,观众的,他生来就是TMD当巨星的料,他拥有一切成为顶尖的条件,他没有理由只停留在半山腰,如果这么个几近完美的造物也同英国那些固步自封,自我感觉良好的前辈一样,对于拥有一个小小的文艺圈子也会觉得满足,那就真是遗憾的暴殄天物。所以我高兴他没有,他出来了,他有了绝好的机会,让大众都有机会欣赏他,感叹他的可遇不可求。

看起来,我完全是借着电影在说人,不过无所谓了,反正两部电影我都会去看,两部电影我都要贡献票房,这是一定的,但是潜意识里,我还是希望能在最好的影院看《黑暗骑士崛起》,真是,说回电影本身我还是TMD理智占了上风了。
很早翻译的文了,上次发到博客上竟然秒速被删,那老娘就发这边了,看看会怎么样

作者是 ANISAPOLOGIST

次日清晨,一觉醒来的LJ发现自个儿一人躺在床上。他笑出来,仿佛嗖的一下,昨晚的那些回忆就已历历在目。。。。。他与爸爸上了床,和MICHAEL叔叔也做了。。。还看着这二人彼此肉体交缠。。。真是够美好又够春情,满足了他的所有幻想。

而现在呢?现在,LJ只巴望MICHAEL快快走人——回他的巴拿马去,留自己和LINCOLN在墨西哥。虽然叔叔他也喜欢,可父亲应该是他一个人的。。。他躺在那儿,凝视天花板,满脑子都在琢磨MICHAEL到底打算在这里呆多久。

睡意还没消完,他摇晃几下,翻个了身,坐起来,然后下了床。他朝浴室那边走过去,脑子里还在想着MICHAEL和LINCOLN究竟在哪。

他停下脚步,好像是听到了什么,于是朝厨房那边走去,想要探个究竟。

而眼前的一幕,瞬间就令他欲火与怒火同时燃起,分不清孰强孰弱。

MICHAEL坐在厨台的边沿,一丝不挂,两腿紧缠着LINCOLN,脑袋向后摆去,明显陷入了狂乱。LINCOLN则站在MICHAEL大开的双腿之间,同样的全身精光,在弟弟的体内快速的插进抽出,他的头紧贴MICHAEL的肩膀,试图压低喉底发出的声响,他们欢爱无度,吼叫声和呻吟声像极了一头野兽。

LJ完全征然,一动也不动的站定,他看着MICHAEL的灵巧手指深深掐进爸爸的宽阔肩膀,听着MICHAEL为每一次的插入而轻啜,为每一次的回抽而倒吸。

“好爱你。。。好爱你,LINC。”MICHAEL小声的在抽噎。

LJ还站在后面,他打心底里赞叹父亲赤裸的躯体,完全说不出话——肌肉紧实的后背,纹身游梭遍布,每一次进入弟弟的身体,完美的臀部也会紧紧收起。LINCOLN的皮肤犹如受到阳光洗礼,与MICHAEL那白净的肤色简直是相映而辉,LJ也不得不承认,他俩真是赏心悦目的一对。

他很想过去,来到父亲的背后,任双手,舌尖,滑弄他的臀部,在洞口转圈,为他舔肛,直到他大叫求插。他也想放入自己的阳物,令父亲欲仙欲死,还有,他还想叫MICHAEL亲见一切——他要让他明白,叔叔你可以过来做客,甚至,也可以在那时跟爸爸上床——和自己也成,可现在,爸爸是自己的,他不会又一次把他让给别人,不管怎样都不行。

再多一秒也无法自持,LJ走到父亲身后,双手覆上LINCOLN强健的肩头,由着它们轻轻滑下,沿着那满是肌肉的背脊向下,让他开始颤抖。 LINCOLN回头看向自己的儿子,“LJ。。。”他低吼,可还没停下对MICHAEL的动作,不过速度已然放慢,儿子的出现让自己产生了变化,LJ的温柔触感令他享受其中。

“恩。。。”是这男孩唯一的回应,他徐徐的亲吻,随爸爸的脊椎向下,沿路舔掉咸涩的汗珠,这滋味,他很是喜欢。

而当LINCOLN呻吟起儿子的名字时,MICHAEL的眼睛刷的睁开了,他的目光定在LJ的眼睛上,转瞬即逝之间,他们四目相对,两人形成对峙。MICHAEL感到背脊一阵发寒,LJ脸上的表情,那种恶意相向的神情,在此以前他还从未在这孩子的脸上看过

LJ看到叔叔的神情,显然MICHAEL已经看出来了,于是便不再盯着他。他藏起自己的感情,开始吻下爸爸的后背,最后,他跪下身去,满是爱意的舔弄他的美妙后臀。

当他开始为父亲舔肛,LINCOLN立马就惊叹出声并且征然。他深深的埋入MICHAEL的甬道,从没有人对他这么做过——连MICHAEL也没有。儿子温暖的舌尖洗浴着它的后庭,这感觉让他难耐的扭动起来。
“噢。。。”他呻吟着,快感令他双目紧合,“噢,上帝,LJ。。。”

MICHAEL睁着眼睛,低垂的双眸一动不动的看着哥哥,LJ在做些什么,就凭LINCOLN脸上的欢愉,什么都不看他就能一清二楚。“多舒服啊,是不是?”MICHAEL浑浊的哼了一声,而LINCOLN只能勉强点点头。

LJ一结束他的伺候,LINCOLN就不悦的咕哝出声,这使LJ和MICHAEL都笑了出来。LJ不紧不慢的亲上来,“我想干你,老爸。。。”片刻以后,LJ在LINCOLN的耳畔低语出这刺耳的话,“可以吗?你答应吗?”

LINCOLN艰难的咽下口水,很快点了头。任何事情他都没有办法对LJ说不,“是,做吧。。。我想要你做。”

MICHAEL的眼睛哧的瞪圆了,嫉妒像海浪一般一涌而上,但很快,他就都强压了下去

LINCOLN可从没同意过自己也能这么干他,不管他曾为此苦苦哀求过多少次——甚至直到如今,他们如此冒险的越狱,自己还抛弃一切救回了他的性命。可现在,就这样, 他竟让LJ得到了本应属于自己的权利。MICHAEL只能合上眼睛,默然的靠在LINCOLN身下,试图压抑那满腔的怒火。

而另一边,LINCOLN完全注意不到MICHAEL的不快,对LJ的火热欲望令他忘我迷乱,而对MICHAEL的紧致小穴,他已没了动静,他一心就候着快点被插。
.
那个男孩摸着手边的润滑剂并用它抹上自己的阴茎,然后他对准爸爸的后穴,缓缓的推了进去。随即, LINCOLN就松了气。

LJ的男根既细又长,进入他父亲的紧致甬道很是轻松。疼痛自然是在所难免,好在不难忍受。就算确有些疼,LINCOLN也是欣然接受——就当是用了泻药吧。他静静的忍耐,双眼紧闭,直到儿子全部进来,这才记得吸上口气,LJ没再前侵,让胸膛贴上LINCOLN的后背,“噢。。。老天,爸爸,你真他妈的棒透了。”LJ抵着父亲的肩头,倒抽一口气,他缓缓神,不让自己那么快就射出来。

LINCOLN转过头,好不容易亲上LJ的嘴唇,他迫切的需要这种亲密感。LJ则踮起自己的脚趾底部,挺起身体,让嘴唇贴得更紧。他们热吻对方,吻得既绵长又缓慢,而且深入。最后LINCOLN用粗浊的耳语结束了这个吻, “动起来,求你了。。。快插我!”

父亲的命令让LJ呜咽出声,他的脑袋抵住父亲的后背,鼻尖在上面蹭摩,他用手托住LINCOLN的屁股,开始流畅的在LINCOLN体内动作,臀部则轻轻的以圆形方向摆动着,每次抽插都令他呼哧出声。

在这纵情云雨的朦胧之中,LINCOLN想到一件事,以前,LJ肯定还跟别的人搞过,很显然,他儿子非常清楚自己该做些什么。这事儿LINCON已经记下了,等会儿一完事,他要弄个明白。而在此之后,他就再没气力思考了,LJ的动作越来越快,越来越猛,一边干他一边大叫。临近高潮时,还把指甲往LINCOLN的熊腰里掐,“我要射了,老爸。。。”LJ呻吟出来。

儿子的话简直把LINCOLN推向了无法自持的边缘,他伸手紧扣LJ放在自己后臀的手,让他的孩子也能就位,“射在里面,儿子,给你老爸来点猛的。”

太刺激了,LJ大喊着找着了出口,最后一次撞击了爸爸的后背,然后朝那紧致的内庭里如数泄出,高潮爽得他几乎哭了出来,他边抖边戚,就象从未体验过一般。

这辈子最最彻底的高潮,完全要把他吞得渣都不剩,LJ终于滑出父亲的身体,倒在他的背上,被抽筋剔骨似的,歪软到父亲的脚边,在地上大喘连连,筋疲力尽。

好一阵子,LINCOLN连连回味体内深处的潮湿感,他知道那是儿子的精液,那东西把自己填了个满,现在正开始往下流,滴到大腿上。他边想边笑,然后再次把注意力放到身下的MICHAEL身上,开始又快又猛的插自己的弟弟,他知道,MICHAEL就喜欢这样子被插。然后他睁开眼睛。

MICHAEL正直直的盯他看, 眼睛里不再是什么爱意,也不是什么欲求——那是,遭到背叛的愤怒。LINCOLN刚一看出这点,MICHAEL就藏住自身情感的变化,可实情LINCOLN已然明了——他全明白了。

LINCOLN伸出一只手,柔爱的抚摩起MICHAEL的脸颊,好让他心安,“MICHAEL,”他温柔的呵斥他,“别这样。。。。毕竟他是我的儿子,谁都无法抢走你的位子——你应该知道的。”

MICHAEL犹豫的望着哥哥,自己该不该相信他呢?他咬咬下唇,眼里噙满泪花,不再看他。

LINCOLN俯下身,胸膛紧贴上MICHAEL的身体,在小弟弟的耳畔低语,“谁都接近不了,MICHAEL,更别说取代你在我心里的地位了,我的爱人。”

说完,LINCOLN就低吼一声,全都射了出来,用力的, 猛然的射在弟弟的体内, 紧接着,不出数秒, MICHAEL也射了出来,伴着一声解脱后的终了叫喊,他的精液都喷洒在两具紧贴的小腹中央,依旧颠抖着,LINCOLN紧搂着他,直到最后的余波结束,他吻他的面庞,吻他的脖颈,吻他的肩膀,又一次的抚慰他,“我爱你,MICHAEL。。。”他说了一遍又一遍,根本没意识到LJ还在场,还在听他说话。

LJ就在他们身后的地板上,他已把父亲说给叔叔的每一个字都听了进去——嫉妒简直要把他气炸。



1、“攻”与“受”的概念是何时萌芽的?
在我看漫画绝爱的时候吧,其实初中已经看了一些BL漫画了,但并没有放在心上,看看就过了,直到大学看绝爱才真正对这些概念有了认识。


2、“攻”与“受”的概念是何时正式形成的?
刚开始看BL的时候,我甚至会觉得分攻受很怪,不都是男人吗?为什么不能你来我往呢?所以我并不会刻意去想两者的攻受关系,不过看完绝爱之后我就变了看法,它对于占有与被占有的那种力量关系给我很多新的认识,那时我开始觉得BL中分攻受是很有意思的事情,它表现出双方在感情中各拥有多少力量,从传统的男女情感方向考虑,爱情的复杂迷离处也正好就是力量的对峙与溶解,所以我认为,在想象的男男情感中去发掘这个,会更觉得性感和有味道。

3、以下哪个因素在决定攻受时占有更大的比重:身高还是美型指数?
其实这2点都有比重的,但决定因素还是气场,我更倾向于一种互补,因为攻受的力量应该达到一种平衡与和谐。外形相对粗犷高大更容易让我往攻的方面去考虑,而看到美感我也会不自觉的偏向受方,具体的还是得因人而异了。

4、一般是以什么为依据决定攻受的?
对攻受某方或双方有爱,这时我一般会问自己,你希望谁攻谁受,我会在心里稍微把两种情况都设想一下,觉得哪种舒服就做个优先考虑,一般来说,等时间久一点,是会冒出某一种情形比另一种更不能接受的。或者,2种模式中哪一种更能无束缚的挑起自己的欲望,这也是决定方式。最后如果还不明显,我会看看那些写文的人,把这两种模式的两种文都看一看,看看自己的反应,应该就会有答案了。

5、有没有心目中“绝对不可逆,违者拖出去俎醢”的攻受
我会分攻受,也会坚持这种攻受明确的关系,但是,就像我前面说的,男人应该有你来我往的权力,所以我不会介意偶尔的反攻,但前提是反攻一定得写得合理,符合本身的性格,不是为反而反。

6、有没有心目中“逆了也无所谓……”的攻受
这得看我出于什么模式了,如果是同志文学,是那种强强模式,你也不大想费脑子分谁攻谁受,只要符合了人物性格,不分攻受的互攻也可以。

但如果是玩同人,情况就比较特殊,力量的差异感就出来了,这么说吧,如果我脑子里有了明确的概念谁攻谁受,这时你再彻底的转换过来,我是说彻底的逆,那就肯定是有所谓的了。

7
、迄今为止最萌的攻受关系是什么样子的?
忠犬攻 女王受 或 帝王攻 女王受,总之就是女王受最OK


8、迄今为止最让你有“老娘一世英明怎么会萌上这两个人?”这一感觉的攻受是?
暂时没有。

9、有和亲朋好友或者不认识的人为了攻受争得不可开交的情况咩?
没有,我只听别人说,自己不会参与。

10、可以接受一攻多受或者一受多攻的情况么?
没问题。

11、平生所见最最平胸的受是?
没有最,只有更,反正平胸受我不感冒,就这样。

12、平生所见最最欠扁的攻是?
依然同上,这种攻最烦的是渣,自大,毫无自知之明,空有暴力,控制欲。老娘严重反这种不尊重别人的所谓大男子主义。

13、对于一个受而言,什么是最悲惨的?
为渣攻犯圣母病,死不悔改。这真是恶心。

14、对于一个攻而言,什么是最悲惨的?
正常的天然攻被强迫,然后永远成了受,可能这种转变难以接受。

15、对于“攻一般会比受更有男子气概”这一观点怎么看?
不知道


16、对于“越惨就越受”这一观点怎么看?
如果说是情感的定位方面,也许是的,但如果是渣攻的粗野取闹,那就绝对反对。

17、说到“女王受”,会条件反射一般想起来的人是?
我自己写的都是。

18、说到“忠犬攻”,会条件反射一般想起来的人是?
银河英雄传说的吉尔菲艾斯吧,吉莱王道。

19、最无法接受什么类型的受?
圣母无底线,金刚芭比受。

20、最无法接受什么类型的攻?
渣攻,鬼蓄没有底线的沙文男。

21、谁塑造了你心目中最理想的小受?
第一个我喜爱的受是独占欲的日向,后来也有很多,希望是自己能塑造女王受可以更立体吧,对象自然是那名完美男子,TOM HIDDLESTON.

22、谁塑造了你心目中最理想的小攻?
我还是很喜欢独占欲的若岛,话说尾崎南塑造这种强势又独占的攻真的很迷人,最关健是他对受毫无保留的爱放大了阳性本身的魅力。
其实还是希望自己来写吧,把那种男性的阳刚感与现实的脆弱结合起来,做得更真实。



HOT AS HELL!!!!

终于,两人的当众调情图出现了,HIDDLESWORTH的绝对明证啊!!! 老娘今天看到差点惊掉了下巴,还以为又是PS,太他妈的HOT了,在一起吧,两位,一看就是春心荡漾了,无处不在的CHEMISTRY。

老娘的三篇文正在进行中,只有一个总的宗旨,SEX. 写这两个人,不写HOT SEX还要写什么,好吧,SEX就是我创作的第一源泉,我承认,老娘就是想把这两位的性感潜力无限发挥出来,独乐乐不如众乐乐,所有的同人女都想看的,不是吗?

第一篇 宗旨 FUCK TOM, FUCK HIM SENSELESS, FUCK HIS BRAIN OUT!!!!!
3P,双龙入洞,早想写这样的H题材了,怎么爽快怎么来,操翻,爽透TOM就行。
手写稿已经完成,本人不习惯电脑写文故只好再打上去,真累啊,打字也慢,写文也慢。

第二篇 暗黑文,THOR/LOKI,我最爱的题材,彻底,疯狂,激情,都要发挥到最大效果,要求也很高,虽然应该会是中篇,但也最难写,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完工,只希望把文写好,不要留遗憾。

第三篇 真人RPS,情欲探索,长篇,多篇章,讲明TOM与CHRIS的关系是怎么一步步变化,情欲纠缠到无法自拔,最大的要求是,绝对原创,绝不能落俗套。